【星鬼】有幸

 

*非现背 OOC

*专业瞎写别太当真

 

-00

朱星杰电话响的时候他脑袋都还是沉的,头天晚上的酒味好像都还在嘴里没散开。

 

“咋嘞?”

 

“你刚醒啊?有事儿要跟你商量。”周锐的大嗓音突兀地在在电话那头炸开,逼得他把手机拿远了点,只是因为宿醉已经很难受的脑袋似乎更晕乎了一点。

 

“你最好是有什么正经事,不然你少不了要被我揍。”

 

“你晚上能不能替一下我的班,我有事儿。”

 

“有什么事儿比赚钱还重要啊,锐姐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

 

“朱星杰!你刚叫我什么!”

 

“诶你是不是要求我什么事来着?”朱星杰从床上溜了下来,摸出一条干净的裤子穿上,好整以暇地和周锐扯皮。

 

“行了行了,回头我请你撸串行了吧,今天是真有急事不然我用得着来求人吗。”

 

“行行行,你记着就行了啊,我得去弄点啥吃的,快饿死了。挂了啊。”

 

朱星杰转了个身又扑上了床,掏出手机滑了半天又觉得没劲,蜷着身子又睡着了。

 

 

-01

下楼开了个小黄又拿出了堪比环法赛冲刺的速度冲到工作的酒吧,旁边在擦着杯子的李希侃被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吓了一跳。

 

“怎么是你,周锐呢?”

 

“他说他有事要忙,叫我来给他代班。老板有来吗?”

 

“没,老板家事还要处理好一阵,忙着哄人呢。”

 

朱星杰给自己倒了杯柠檬水,靠在吧台边顺着气,视线往外一瞥,看到门口有个梳着脏辫的男孩正在往店里张望着。估计是因为门口挂着的‘正在休息’的牌子才在那徘徊的吧。

 

“我们7点才开门,现在还太早了,去别的地方先待会儿?”

 

脏辫上挂着几个装饰的环,还微微染了点色,嚣张的发型下却是张还带着点稚气的脸。朱星杰看着面前这个小个子的造型,一时半会儿还判断不了他的年纪了。

 

“没有,我是想问问你们这招人吗?”

 

朱星杰一挑眉,没想到还是个来求职的。

 

“老板今天不在,你可能要改天再来问问了。”

 

“那你们能让我待会儿吗,就给我个凳子就行,我很安静的。”

 

当然,如果朱星杰有预测未来的能力,或者说他对面前的小孩再多点了解,他都不会信了这一段跑火车。尤其是最后一句。

 

他去里头和李希侃商量了会儿,又想着反正今天王子异不在,开了门把人放进去了。

 

“先说好了啊,不许搞破坏,你就在那好好坐着,喝你的柠檬水。”朱星杰端出一副大哥的气势来,板着张脸,手指一点一点地几乎戳到脏辫男孩的脸上。

 

“知道了胡巴。”

 

“???”

 

“你没看过那个电影吗,就过年上的那个捉妖记,你和那个胡巴简直一模一样啊。”脏辫男孩边说边掏手机,估计是还想给朱星杰看看图片,好让他有点自知之明。

 

朱星杰一张脸气得发红,此刻就已经想把五分钟前做的决定给推翻,赶紧把这尊小佛给送出店门。偏偏还摊上了一个猪队友,李希侃在吧台后面笑得几乎失声,只剩换气虚无的声音。

 

“李希侃你也别笑了,擦你的杯子去。”

 

男孩眼看形势不对,抱着杯子找了个角落猫了起来。朱星杰叉着腰晃了两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冲着他走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

 

“小鬼。”

 

“你身份证上就写这个名字?”朱星杰觉得这个人完全在挑战他的底线。

 

“你就这么叫我就好了,我就是小鬼。”

 

小鬼以为他还要再揪着这件事不放,至少和他再探讨一下他的本名,结果朱星杰只是盯着他看了几眼,视线像扫描仪一样从头顶的脏辫滚到脚下的球鞋,然后便转身走了。

 

店里的营业时间就要到了,颜色各异的灯光一盏盏亮了起来。小鬼看到对面人的瞳孔一点一点地变亮,亮晶晶的视线终点却是自己,饶是自己是个宇宙直男此刻也恨不得马上打开自己的歌词本往上面写下几十行甜到发腻的情歌punchline。

 

‘人之常情嘛,毕竟是被帅哥盯着看。’小鬼的另一个技能,就是非常会安慰自己。往好听里说,叫乐天。说难听点,就是缺心眼。

 

周五的缘故,客人慢慢多了起来。小鬼坐在角落里喝掉了好几杯柠檬水,又被无数姑娘小伙扫射过目光,最后还是忍不住心里那点责任感,去吧台那边问要不要帮忙。

 

朱星杰倒真没和他客气,四五杯啤酒往托盘上一放,往门口那边努努嘴,“8号桌的。”等脏辫都甩到他面前了,又补了句“小心点”,跟家长带娃学走路似的。

 

“你们的啤酒,吃好玩好啊。”小鬼的性格还挺适合服务业,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气场无敌,偏偏又爱笑,大嘴娃一样的笑脸有点可爱,讲话的时候又带点练Rap习惯了的节奏感,是还蛮酷的。

 

 

-02

酒吧里有个小小的舞台,固定的几天会有live演出,只不过别人家唱民谣爵士,这间因为老板的缘故尤其偏爱嘻哈,多数时候还是请些rapper来表演。毕竟也不一定都是要节奏炸得人晚上睡不着的舞台,老板先审过的表演,气氛还不错,客人也爱,反而成了一个吸引人的招牌。

 

电话第二次响起来的时候朱星杰差点又没接上,趁着没客人点单的空隙瞥了一眼手机,看见上头写着的“老板”两个大字给吓了一跳,捏着手机一路溜到厕所里,叼着根烟划了接听。

 

“杰哥你今晚上去念个Rap吧。”

 

朱星杰觉得他今天可能没看黄历是个错误。

 

“怎么突然要我上?”

 

“今晚说好要来的那个rapper才给我电话,说来不了,我也知道你平时有在做音乐,我也听过,还蛮好的,你就上去救一下场,工资算2倍给你。”王子异在电话那头语速不紧不慢,倒没听出什么急切。

 

朱星杰也没空纠结老板为什么会听过他的音乐,只觉得条件还不错,手机里也有做好了的歌,不如试试。

 

“啊啊,大家晚上好,我是J.zen,今晚表演的rapper。本来说好要来的rapper来不了了,我是被抓来的壮丁,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大家多包涵。”

 

台下熟客不少,没想到他还会这一套,掌声还蛮热烈。小鬼窝在李希侃旁边,饶有兴趣地盯着台上的人。

 

“他也是rapper?”

 

“杰哥自己有在做音乐,还蛮好听的,我觉得他应该红才对。诶什么叫也是rapper?你也是?”

 

小鬼朝他甩甩自己头上的脏辫,搭在腿上的手指头已经跟着响起的beat动了起来。

 

谁都要承认,体内流动着才华的人就应该站在舞台上发光发亮,哪怕是那么一个五个大男人站上去都嫌挤的舞台,它也是舞台。台子边缘有那么几盏小的射灯,剩下的光线就是头顶暖色的灯泡,比那些电视上看到的酷炫的舞台差得远了去了,绕是这样小鬼都被台上的朱星杰给迷得五迷三道的,一边跟着晃动身子一边跟在李希侃说这句有多妙那句有多好,叽叽喳喳不得停。最后表演结束的时候他喊得比谁都要大声,恨不得立刻变身朱星杰的宇宙第一粉头。

 

不知道哪里先喊起来的安可,最后声势浩大得朱星杰不上去再来两首仿佛都出不了这个门。小鬼再递给他一杯柠檬水的时候脆生生地开口,“哥,我也想上。”

 

朱星杰看了他一眼,两道眼神对在一起的时候他没理由地就想把麦克风递给他。他忽然想起很多很多年前刚离开家里的自己,还没有尝过那么多种泡面的味道,捣鼓beat可以捣鼓到一整宿直到天都鱼皮肚的白,看谁的眼神都又清又亮,未来的形状似乎都已经捏出了雏形,是能想象到的美好。

 

小鬼忙不迭地掏出手机,给他看自己写的歌词,还有做好的beat。手指还没划拉几下,另一个麦克风已经塞进他的手里。

 

“不许给我丢脸,不然我们都要出去喝西北风。”朱星杰凶巴巴地丢下一句狠话,喝光了杯里的柠檬水先上了台。

 

“谢谢大家的掌声。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弟,小鬼。”

 

脏辫男孩假装看不见台下姑娘举起的手机,酷着一张脸,礼节倒也没落下,哪个方向都打了招呼,末了才继续他的装酷之路。

 

人的第六感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小鬼真的也没给朱星杰丢脸,发音清晰节奏精准,歌词写得堪比艺术品,不知道那个小脑瓜里哪来的这么多奇思妙想。加的几首歌结束的时候最靠门边的一桌都是站着的,给台上两个肆意的年轻人得意得嘴都合不拢,击掌拉近再拥抱,潇洒得像赢了球的高中生。

 

只是苦了李希侃,送酒送得快断了腿。

 

 

-03

那天之后,朱星杰身后就多了个带着脏辫的小尾巴。

 

小鬼像块橡皮糖一样黏着朱星杰,一路跟到他家门口。朱星杰自己都在温饱线上挣扎,压根分不出多一点精力来照顾这个看起来还未成年的小朋友。

 

“我真的成年了!”小鬼吼得像冤极了的男窦娥,恨不得让整栋楼都醒来看看朱星杰这个不愿意带他过日子的坏男人。

 

“身份证呢,拿来看看。”

 

“放家里了,我可以给你报身份证号!”

 

朱星杰叉着腰在那踱步,来来回回晃得人眼晕。小鬼就因为想搞音乐才离家出走,不用去睡天桥已经是走了好运,更何况眼前这个哥哥还和他是同道中人,那就算一起去睡天桥好像也可以。

 

小鬼三两步跑到他身后,猛地一跃跳上了朱星杰的背。重庆人做梦也没想到居然有人赖皮到这种份上,气极反笑,侧过脸去问背上的人,“我家就一张床,你只能睡沙发,行吗?”

 

没想到朱星杰会松口,小鬼乐得又笑成了只大嘴蛙,做了个小超人的手势就要使唤朱星杰向前冲。背着的人假装要松手,吓得小鬼像个树袋熊似的缠在他身上,拿出浑身演技来卖乖,“可以可以,杰哥给我片瓦遮头就行了,别说沙发,睡地板都没问题。”

 

小鬼头看起来活力充沛得像是能三天不睡觉,到了家扑到沙发上就没了声,等朱星杰给他拿一身勉强能穿的换洗衣服出来的时候他俨然已经昏睡过去。今天像是水逆一般诸事交杂的哥哥看着睡得流口水的小鬼,几不可闻地笑了笑,从房间里拿来一床毯子给他盖上。又蹲下身来看了看小孩,撩了根脏辫,再回到房间睡觉去了。

 

老板其实很好说话,隔天朱星杰给他打电话说了小鬼的事他也只是确认了一下成年与否的事,便同意了把小鬼的工资一块发到朱星杰的卡上。睡饱了的小鬼又变回了那个能叽叽喳喳一整天的烦人小鬼,在发现朱星杰有那么几台设备之后更是缠着他哥不放,最后是在会被赶出门的要挟之下才勉强安静下来的。

 

“你这小孩怎么这么皮啊。”

 

“我是成年人了。”小鬼盘腿坐在茶几边上,塞上耳机咬着笔盖就开始写歌词。

 

“我听你那天的live,歌词写得挺好。”朱星杰坐在他对面,眼神还蛮真挚。

 

“是吧,我语文虽然不怎么好但是我写词还可以的。”小鬼脸上眉飞色舞,满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洋溢感。

 

朱星杰有点晃神,手上的笔‘咕噜’一声滚落在地,一路溜到了墙角边才停下来。他其实有一段时间没有在好好做音乐了,少年人对未来充满信心,生活便有足够的力量来把这份信心消磨殆尽。他依旧渴望在更大的舞台上唱着自己的歌,但那离他似乎太过于遥远了,中间还隔着雪山若干河流数条。

 

‘是不是老老实实过日子才是对的’在几个月前就开始萦绕在他的心头,至今思索无果。

但小鬼不同,他还是那个没在怕的少年,带着朱星杰也像是回到了刚出来努力的时候。小鬼微微起身,几步蹭到墙角去,捡起那支滚落至此的中性笔,又回过身来把它塞回朱星杰的手里。

 

“别走神啦,快点写,然后中午叫外卖吃。”

 

朱星杰救过一次场之后便在日常live安排里有了一席之地,变相催促着他把做音乐再提回日程里,不然至少对不起王子异给他再发的一份live的工资。

 

‘其实这样也不错了。’他这样安慰自己。知足才能常乐。

 

“我想吃肯德基。”

 

小鬼突兀地来一句,朱星杰笔下写的字就多了个基字。

 

“写歌的时候别讲话,你看我写的什么东西!”

 

一头脏辫凑了过来,又笑得直抖,像陆陆续续炸开的炮仗。朱星杰鬼迷心窍地摸了摸那丛脏辫,换得小鬼一个微妙的眼神。

 

“你摸我干嘛?!”

 

“我给你叫肯德基还不能摸一下你的头吗。”

 

小鬼把笔一丢,播了嗨得不行的trap rap还要把音响调到特别大声,在沙发上跳起舞来。朱星杰胳膊撑在地上,斜身看着闹腾的小孩,面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丝笑脸来。小鬼眼尖,看见了便从沙发上跳下来,扑上来捏他的脸。

 

“你应该多笑笑,你笑起来还蛮帅的。哇你脸好软好好捏啊……”

 

他还准备絮絮叨叨地说上一大堆话,先被朱星杰抓住了手并推开到一米开外。到底是比他小5岁的弟弟,就这么捏他的脸是不是也有点过分了。

 

……但心情也不坏,毕竟是他喜欢的弟弟。

 

 

-04

朱星杰对小鬼的纵容,本人并不自知,旁人被吓得够呛。

 

周锐兑现他那顿撸串承诺的时候朱星杰带着小鬼一起去的,气得周锐眉毛都倒竖起来。

 

“我答应请你撸串,没让你还多带一个人来啊。先说好了啊,我只包你的那份,剩下的那份你自己看着办。”

 

“他住在我家里,非要跟来的。”

 

周锐还没消化完这句话里的信息量,就看到小鬼小眼睛盯着他滴溜溜地转,然后又扯出一个没皮没脸的笑容,伸手搂着朱星杰的肩往下压,“没事!我那份杰哥会给的!”丢下一句话后就冲进店里找位置坐,手一抬让人先送点啤酒上来。

 

朱星杰看着得意洋洋的炮仗精又露出了那种无奈又纵容的笑容,给旁边的周锐看得一身鸡皮疙瘩。

 

“朱星杰你没事吧?哪儿捡来的小孩把你变成个慈父了都。”

 

“他坚称他已经成年了。”

 

‘嚯,成年了那他妈恋爱都可以谈起来了’,当然,这句话周锐没敢讲。

 

一顿饭下来周锐多少理解了点朱星杰为什么这么喜欢小鬼,拿得起放得下,比起他的年龄来对分寸懂得恰到好处,歌也写得挺好的。就是有点活力过剩,话又多又大声,还非要在大排档这种地方给他放自己做好的歌,音量开到最大差点被隔壁左青龙右白虎的大哥给丢出去。

 

饭局结束的时候小鬼醉得差不多了,直起身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被朱星杰眼明手快地拉过来,扑腾两下上了他的背。炮仗精还在他耳边噼里啪啦地爆着,被他拍了拍脑袋才算消停下来。周锐站在他身边等着公交车,面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朱星杰看了都替他难受,开口给他找了个台阶。

 

“说吧,想说什么?”

 

“挺好的,你需要个人陪。”

 

他和朱星杰不算故交,但认识时间也不短,看过他得意失意的样子,当然也由衷地希望他能好。梦谁没有呢,只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多多少少差的那一点运气偏偏人为不可控,只能信命。只是他也看出了对方近来似乎有点想放弃美梦了,但很明显,这个小孩拽着他又上路了。

 

“我好像从他身上看到了以前的我。”朱星杰抬头看着路灯,暖黄的灯落在他的瞳孔里依旧发着光,熠熠生辉。

 

“那你还要和他一起做梦吗?”

 

“先再睡一会儿吧,天大亮了再说。”

 

 

-05

他们在市井生活里活得一身烟火气,只有在谈到音乐谈到理想的时候才像脱俗之人,面色认真,态度端正。

 

“杰哥我觉得你这个beat这里要不要这样改一下,感觉会好点。”

 

小鬼在他旁边叽叽喳喳,朱星杰就埋头在电脑前面敲敲打打。你别说,改完是好了点。

 

“我就说我很厉害吧,你看还是得听我的。”

 

在家里做音乐和在酒吧里唱live是他们特别喜欢的事情,也是他们做得好的事情。朱星杰某一天live的时候一改以往的酷帅路线,安安静静地唱了几首歌,有女客人离店的时候特意递了张纸条给他,写着网上特别流行的一句话,“不怕流氓有文化,就怕rapper唱情话”。他自己臊了个大红脸,平日里白得不像亚洲人的肤色这会儿透着红,像还没熟透的番茄。

 

小鬼拿胳膊肘捅了他几下,“胡巴要请客!”

 

朱星杰好笑地看了他一下,“夸你的客人还没少吗?你也要请客。”

 

“那不一样,你这个夸得比较厉害。”

 

“别一整天整这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行不行?老敲诈你杰哥。”卜凡使劲揉了揉小鬼的脑袋,作势又要打他。

 

“杰哥他打我!”

 

“人巴掌还没落到你身上呢。”朱星杰嘴上埋汰他,还是伸长了胳膊去护着他。炮仗精得意洋洋地躲到他身侧,朝卜凡吐着舌头。

 

“对了杰哥,给你看个东西。”

 

小鬼从兜里掏出手机,划拉了几下递给朱星杰看。是他们俩的演出被人录了下来,传到了国内知名视频网站上,播放量还不错。

 

“评论里好多人夸我们帅呢,我们会不会红啊?”

 

朱星杰耸了耸肩,对未知的事情不报兴趣。当然,不是一直无欲无求的人,只是曾经期待过,又落空,又期待,又落空,练就了一颗钻石心罢了。

 

“杰哥你要不先给我签个名吧,多签几个,以后你红了我能拿去卖钱。”

 

“你怎么不说万一是你先红了呢,傻孩子。”朱星杰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当然,主要受力的还是他的脏辫。

 

 

但当某一天店里忽然来了个人,指名道姓要找朱星杰和小鬼的时候,他们才知道,机会真的来了。

 

“我就不卖关子了。我是唱片公司的,你们的表演我在网上看过了,我们都觉得挺不错的,所以才会来和你们谈。音乐人这种性质的艺人这两年也是大势,公司对这方面也挺有兴趣的。这里是合同,你们可以慢慢讨论,有结果了给我电话就好了。”

 

来人比他们还酷,长话短说完了留下一份合同就扬长而去,留下两个人在座位上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被扑上来的周锐扯回过神来才意识到发生了些什么。

 

“我先说好了啊,你们俩都要给我签名,还要签两张大的留在店里。”

 

一群人在店里抱成一团地吵吵嚷嚷,蹦跳着转圈,让人又嫌弃又喜欢。

 

朱星杰掏了掏靠近小鬼那侧的耳朵,感慨了一会儿耳膜的艰难,刚想要和小鬼再来个好好的拥抱不想被对方抢了先,小炮弹似的扎进他怀里,两根胳膊搂得可严实。

 

“我就知道你可以的,我就知道。”

 

“傻啊你,是我们。”

 

 

-06

多高兴遇见你,是我三生有幸。

 

 

——THE END.

 
评论(6)
热度(107)
© SUGARDREAM|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