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嘉] 自然

*很久没有写过长的东西了,忍不住还是想产一篇给我喜欢的宜嘉。

*应该有OOC,请不要太介意。

 

*

大概就像人会呼吸,树木会生长,水滴会蒸发又下落一样。

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

 

*

推着行李箱立定在段宜恩家门前的时候,王嘉尔心里是没底的。

自己这是不请而至,更何况还是打定主意要赖在这里。高中至今的情分这会子够不够用,还真的是个未知数。

楼外飘着雪,王嘉尔裹着围巾在门口徘徊,踱来踱去的样子怕是能以此称霸微信步数排行榜。平日里的嘻嘻哈哈都没了踪影,眉眼都变得深刻起来。门铃大概是会漏电的样子,所以嘉尔的手伸了又伸,始终碰不到按键本身。

“叮咚,7层到了。”

金有谦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恰巧对上了王嘉尔惊慌的回头。按捺住好奇心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有谦努力以正常的步伐走进家门,而后飞快地拿出电话,打给了住在他对门的段宜恩。

“喂,哥。”

“哦有谦米,怎么啦?”

“你家门口有个奇怪的人。”

“奇怪的人?”

“齐刘海,眼睛很大,皮肤很白,不过现在戴着围巾和帽子样子我也不太能看得清。你最好出来看看。”

“眼睛很大…皮肤很白…”有个念头在段宜恩脑海里一闪而过,但又被他自己给主观否定了。那个人现在应该在几百公里外的另一个城市,没理由忽然过来。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啦有谦米,我现在就出去看看。”

“哥你小心点哦,他看起来比你强壮多了,要是情况不对就叫我。”

“好,知道了。”

门外的王嘉尔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还在纠结和犹豫着见到段宜恩之后第一句该说什么,以及那个仿佛是有多危险的门铃该什么时候按。对自己做了5分钟的催眠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要去触碰门铃。只是手还没结结实实地按下去,里侧的门“喀嚓”一声,段宜恩的脸露了出来。

“Marky…”设想好了一百种打招呼的方式,可是这个突然出现没有给他一丝丝反应的时间。酝酿好的台词都还停留在肚子里,只剩下条件反射般的Marky傻愣愣地脱口而出。

段宜恩看着就在眼前的活生生的王嘉尔,鼻尖冻的通红,问他在这徘徊了多久怕也是没有什么意义。齐刘海,大眼睛,白皮肤,是那个他最初认识的模样。

两个人都不说话,只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幸好段宜恩还早一秒反应过来,拉过他的行李箱就往屋里推。当然,一起拉上的还有裹着羽绒服圆滚滚的嘉尔。

“嘉嘉怎么突然来了?”倒着水的段宜恩自然而然地开口,叫的还是嘉嘉。

在沙发上摘着帽子和围巾,王嘉尔忽然被听了这么多年的嘉嘉给心跳停了一拍。而后忽然坐得尤其端正起来,缠着手指小小声地开口,“Marky,我辞职了,所以接下来可能都会待在你这了…”嘉尔的家在南边,来到这么远的北方,除了段宜恩这,他也无处可去了。

段宜恩端了水过来,顺了顺他被帽子弄乱的头发,笑靥如花地开口,明眸皓齿晃了王嘉尔的神。

“没事,你乐意待着,我就乐意。”

 

*

段宜恩和王嘉尔是大学同学。可能都因为普通话讲得不太顺溜,又都不是自小在社会主义环境里长大,在一群同学里他们俩就显得格外投缘。更何况还被分到了一个宿舍,于是大家就常常能看到两个唇红齿白的美少年操着台湾普通话和香港普通话从宿舍一路念叨到教室,再从原路返回。日复一日,循环四年。

段宜恩平日里相当寡言,更多时候是默默把事情做好,或是在吃。王嘉尔却和他不太一样,和谁都能非常开心地聊起来。当然,他也喜欢吃。所以在学校之外,段宜恩总是会查好哪里有好吃的,然后在没课的时候带着王嘉尔一起去吃。

王嘉尔也是个脸上藏不住心情的人。开心的或是难过的,小嘴一弯或是一扁,直白白地都写在脸上。带这样的王嘉尔去吃饭,段宜恩很多时候自己根本都不吃,看着他吃就能感受到内心的满足,只是有时候被王嘉尔硬是把东西都夹进碗里来,他也就笑意盈盈地才把东西吃了。

日子总是在埋头一起写论文,或是分享一盘菜中,飞快地消逝。等到看着王嘉尔跟着自己第二年,脸已经圆圆得像个馒头似的的时候,段宜恩每每看着他的脸,都忍不住停留视线,一拖再拖。有些小情绪像春天里长出来的嫩芽,有些阳光有些雨水,就顺着势头飞快生长,把他的心脏缠了个紧,还要去他的脑海里一直提点他,“嘉嘉是我的呀”。

 

朴珍荣被段宜恩一个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正准备去实验室和林在范做实验,抱着一大摞材料手忙脚乱地掏不出电话,还是多亏刚好路过的林在范熟门熟路地从他的兜里把电话接起来,递到了他耳朵边。

“喂,Mark,怎么了?”

“珍荣哥你在忙吗?蛮久才接电话的诶。”

“我准备去做实验,手上抱着资料呢。”

“那你现在怎么接的电话?”电话那边的段宜恩声音高了八度。

抬眼瞥了下眼里含笑手里举着电话的林在范,朴珍荣脸上染了点红。“电话是在范接着的…”

“啊!那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今晚做完实验了再打给你,OK吗?”

“嗯,可以。那今晚再说。”用眼神示意在范可以挂电话了,珍荣抱着材料默默等他把手机放进兜里。只是对方也半天不说话,逼得珍荣抬头去面对他一脸调笑。

“段宜恩找你什么事?”

“他也没说什么事,听到说是你在接着电话就说不打扰我们了,明明跟他说我是准备去做实验的…”实在是讲不下去了,在范笑得眼都快看不见了。

珍荣耳朵红得都快变透明了,抬脚就径直往实验室走。不过手上的重量一时忽然变轻,抬起头来也只能看到迈着大步往里走的林在范的背影。“还是很傲娇嘛。”

 

终于做完实验后,朴珍荣好说歹说地把林在范给先哄回家,一个人去学校里的咖啡店。到的时候,段宜恩已经叫好了咖啡,在位子上等他了。

“所以你是有什么大事要找我商量?”位子还没坐稳,朴珍荣已经开始问起来。

“我喜欢嘉尔。”段宜恩一脸认真。

刚准备喝一口咖啡的朴珍荣把杯子又放回了桌子上,盯了一会儿段宜恩。看到他脸上再显然不过的真挚之后,嘴角微微笑了笑,眼底的小褶子又有浮现的迹象。

“那挺好的呀。嘉尔是小孩子心性,你成熟点,刚好互补了。”

“可是,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You know,他对谁都很好,男生女生都一样。”

“我帮你去问问?”

“我再想想看吧,毕竟要是搞不好,接下来连朋友也做不了。”

 

只是朴珍荣大概也没有想到,段宜恩一考虑,就考虑了整整两年都没有一个定论。毕业典礼举行的那天,是一惯来的好天气。他和林在范两个人特地从研究所赶回去,在大礼堂的后面看着排在一起和校长握手的段宜恩和王嘉尔。两年的时间,他早就忍不住把这件事告诉林在范了。

“段宜恩后来没有和你说过他成功了没有吗?”林在范盯着走过台上的两个人,对这两人微妙的氛围摸不懂头脑。

“我问过荣宰,他说他俩还是那副老样子。”

“考虑了两年还没下手啊?”林在范下巴都快掉了。

“你以为谁都像你啊,做个实验品出来就告白。”

林在范被这句话堵得无话可说,刚好瞄到往这边来的段宜恩王嘉尔两人,开心地打起招呼。

“哦!珍荣,在范哥!”王嘉尔高兴地扑过来拥抱,脸上的笑意快溢出来了。

朴珍荣眼带关切地看着段宜恩,不过他的脸上却是一种淡定的释然,看得朴珍荣摸不清头绪。段宜恩弯了弯嘴角又看向王嘉尔圆圆的后脑勺,忍不住揉了一把,换来他有点委屈的嘟嘟嘴。

“Marky你不要弄我的头发啦,我早上吹了很久诶。”

“Jackson你太可爱了,我就没忍住。”

 

朴珍荣在回家的路上收到了一条短信,发件人是段宜恩。

“顺其自然就好。”

 


*

王嘉尔毕业之后回到了南方,离他家不太远的另一个城市。与家乡相似的高温和多雨让他觉得熟悉,陌生的是还未来得及体验的与家乡同样相似的压力。

做着的是人人称羡的高收入行业,背后付出的苦和熬的夜大概只有业内人才能相互苦笑而过。和团队成员一起熬了一个星期的夜,王嘉尔终于可以在一个project完成之后回他租的房子里休息一天。搭电梯的时候被重力玩弄得更加困顿,开门的时候手都插不准钥匙眼,折腾了一通进了房门后,王嘉尔衣服都来不及脱就倒在了沙发上,片刻之后就变成了一种安心的平稳的呼吸声。

压力大的条件下的睡眠,质量总是不如人意。睡眼惺忪地醒来的时候,王嘉尔习惯性地把手机划亮来看,不过才6点。早上10点从公司里飞奔而出,到现在也才8个小时。本想倒下接着睡,肚子又响了起来,于是习惯性地往外一看,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了起来。

嘉尔盘腿坐在沙发上出了神,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大学的时候,某个冬日的傍晚也是这样。前一天赶到半夜3点才终于把最难搞的教授的论文给交了上去,他和段宜恩什么也不管了,爬到床上倒头就睡,说一句话的精神都没有了。等到王嘉尔朦朦胧胧醒过来的时候外面也大概是这样的天色,因为肚子饿才醒来的王嘉尔犹豫着如何把段宜恩从睡梦中叫醒菜显得不那么没礼貌。怯生生地叫了两句“宜恩”,就看见段宜恩床上有了动静。揉了揉头发,段宜恩人都还没清醒过来就急着开口,“怎么了嘉嘉?”

“我肚子饿了…”说完了还怪不好意思的。

“那正好,上次我有看到有家餐厅的芝士系列做的很好,我们今天去吃那个吧。”嘴巴先于意识,像是已经在心里打过了很多次腹稿。

 

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打断了王嘉尔的回忆,可是低头一看,也就是个骚扰短信而已。‘好想Marky啊。’这个时候的王嘉尔,才意识到自己对段宜恩的依赖有多深。

打开最常用的社交软件,段宜恩作为唯一一个置顶,没有亮起来的数字,最近一次联系的日子停留在了嘉尔开始通宵赶project的那天。

“等你”,这是聊天列表里能看到的那句话。

王嘉尔戳进去,“我可能接下来一个礼拜都会熬夜赶project,没办法找你玩了”,这是他发出去的最后一句。

段宜恩回的“等你”,意料之中的答复。

王嘉尔肚子还咕咕叫着,人却咬着下嘴唇不知道该如何向段宜恩宣告他的回归。打了删删了又打,新的一句还没成形,倒是对方甩过来了一个链接。

“嘉嘉你记得我们之前去吃的那家芝士焗面吗?它开到你那边去了”

跨越了三年的时光,隔着几百公里的距离,一切仿佛是刚刚被打断的记忆的延续。

王嘉尔攥着手机,时间恰好是一周前和他说会很忙的时刻。脑袋瓜里认真地思考着,段宜恩为什么总是能想着他,为什么永远能照顾他,为什么对他这么好。他在这一刻,忽然回到了小孩子的思维模式,‘喜欢我,所以才对我好吗?’

 

朴珍荣接到王嘉尔电话的时候,刚把林在范撵进浴室洗澡。

“朴puppy~”

朴珍荣被这声称呼给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在胳膊上使劲搓了搓之后才佯装淡定地开口,“你project都做完了啊,这么闲还能给我打电话。”

“我问你哦,你和在范哥,怎么走到一起的哦?”

朴珍荣一瞬间脑海里飘过了段宜恩的脸。王puppy是终于良心发现还是…有了另外的?

“就很自然的日久生情啊,天天在实验室里待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还有一大堆skinship。后来他拿培养皿给我弄了‘I love you’,就在一起了呗。”

“哇,看不出在范哥这个酷盖还这么浪漫哦!”

“给你弄个长满了青霉菌的培养皿看看,你得吐出来。”

“那不是跟你告白呢嘛,你看着又没事。”

林在范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朴珍荣满面笑容得根本收不住。掀起被子爬到床上,看到珍荣用嘴型示意的“Jackson”,林在范八卦地也凑过去听。

“我觉得…我喜欢Marky。”

“我好想他。”

是那种在游乐场玩得很开心,可是要回家了却找不到父母的小孩子的腔调,享受了快乐之后的空落落。朴珍荣两人对视一眼,仿佛可以想象到电话那头变得异常沉默、皱着眉头的嘉尔,手指可能一直在玩弄着什么,心里可能比嘴上说的还要思念得多,可是最后还是选择以一种最轻描淡写的语句吐露出来。

“Jackson你去见见他吧。”

“也许,他也很想你呢。”

 


*

王嘉尔在沙发上盘腿坐了会儿,等到段宜恩忙完报告出来一看,他已经睡着了。像有磁铁吸引着一样,段宜恩轻手轻脚地走到了他旁边,坐在地毯上以超级近的距离看着王嘉尔。

额头,眼睛,鼻子,嘴巴,全都是在许多个夜晚里想念的模样。原来被他喂得圆圆的脸蛋变得瘦削,线条变得分明起来。‘得再把他喂胖起来才行’。大概是翻过好几次身,头发都被弄得乱糟糟的,段宜恩抬手用最轻柔的力气把他的头发都顺下去,然后用最大的力气控制住自己内心想要亲亲他的冲动。

刚准备站起来去喝杯水降降火,王嘉尔醒了。

“Marky…”

段宜恩事后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这个决定真的做得太对了。

转过身看见扯着毯子坐正的Jackson,段宜恩片刻没有停留,弯下腰去让两个人的嘴唇相贴。王嘉尔身上的牛奶味道还是像以前一样好闻,段宜恩闭上了眼睛,却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维持着温热的触碰。忽然有种湿湿的触感扫过他的嘴唇,等他反应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王嘉尔已经用毯子把自己裹成了个春卷,只留下一点能看到的红红的耳朵尖。

“嘉嘉…”伸手想把毯子扯开,结果对方攥得太紧,他只能退而其次地把整个人揽到怀里,强迫着Jackson和他面对面。

“Marky…”王嘉尔依旧怂得不敢看他。

“我喜欢嘉嘉,很喜欢的那种喜欢。”

闻言抬头的王嘉尔,又大又亮的眼睛里映着的都是真挚的段宜恩。

“我也喜欢Marky,想一直和Marky待在一起。”

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的段宜恩,忍不住又凑上去亲了亲王嘉尔。

“真好。”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段宜恩感觉自己内心的那棵小树苗开了花,是他最喜欢的那种颜色,和他最喜欢的气味。

 


*

晚上吃完了饭,段宜恩给两个人倒了杯红酒,拉着王嘉尔在巨大的窗户前坐下。手叠着手,让暖意从掌心开始蔓延,一直钻进心里。窗外还下着雪,王嘉尔悄悄往旁边挪了挪,把头搁在段宜恩的肩膀上。

“Marky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大二的时候吧,特别想拥有你。”

“那你为什么不说啊?”

“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怕吓着你,怕你像受惊的小鹿那样,跑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段宜恩侧过脸,看到嘉尔脸上明显的线条,忍不住抬手揉了揉。

“肉都掉没了,你太辛苦了。”

“没有Marky带我去吃好吃的啊,还要熬夜工作,不瘦才怪了。”说着说着又委屈巴巴地撅起了嘴,诱惑着段宜恩又亲了一下。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Marky你是个这么流氓的人啊。”

“现在才名正言顺呀。”当事人倒是云淡风轻。

“我跑来找你,是珍荣鼓励我的。”王嘉尔小小声地开口。

“哦?珍荣和你说什么了?”

“他说人生其实很短的呀,有很多事情一下抓不住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想做什么就去做,想见的人就去见,喜欢的人就告诉他,说不定他也喜欢你呢。”

“所以你就辞职了跑来找我?”

“Marky你不喜欢我吗?!”腾地一下坐直,王嘉尔的眼睛又睁大了一圈。

虽然没有搞清楚这两个事情之间有怎样的关系,‘噗嗤’一声笑出来的段宜恩,微微笑地开口,

“喜欢嘉嘉,对我来说,就像呼吸一样。睡觉的时候也在做,吃饭的时候也在做,工作的时候也在做,开车的时候也在做。”

“最后你还是到我身边来了,我最好的礼物。”

 


*

可能会绕过很多山,很多水。

可能会经过很多人,很多事。

可是到最后你会发现,

你依赖着谁,喜欢着谁,

都会变成你的血,你的肉,

像原来就长在你身上一样,

自然。

 


——END.


多谢 @候鸟 的鼓励。爱您。

 
评论(9)
热度(76)
  1. Alisha19981211SUGARDREAM 转载了此文字
  2. SUGARDREAMSUGARDREAM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之桒_
© SUGARDREAM|Powered by LOFTER